唐英一愣,“宁小姐口气不小。”

他行事嚣张,在大事上却小心谨慎,他手上沾染过几条人命,都是迫不得已之下才动的手。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机会,我上位以后,自然少不了唐总的好处。否则,我们只能抱团一起死,就看唐总肯不肯赌一把了。”

“你以为就现在薄凉的身份地位,她真出事了,沈家能放过我们?”

“我相信唐总在这方面的能力,”宁语嗤笑:“再说,人的忘性都大,薄凉不用死太久,我相信就没什么人能记住她了,唐总您怕什么呢?”

唐英心一动,笑了:“为了这件事,宁小姐怕是筹谋已久了吧?”

否则,怎么能说得如此淡定?

宁语只是笑了笑,“怎么样,唐总,赌不赌?”

唐英也笑了,“赌,怎么不赌?”

宁语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很好。”

很快,她就能看到薄凉的尸体了,她倒要看看,她死了之后,还怎么跟她争!

***

泳池素颜小美女清纯动人图片

沈慕檐明天还要上班,和简芷颜他们商量完了婚礼名单和一些事宜后,薄凉和沈慕檐就准备回去研究所宿舍那边了。

两人刚上车,薄凉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薄凉还是接了起来,“哪位?”

“薄小姐,是我。”

那边是梁律师的声音,薄凉脸上一沉,想直接挂电话,梁律师那边忙说:“薄小姐,不,沈少奶奶,我是专程打电话来跟您道歉的。”

薄凉一顿。

他这是知道沈慕檐的身份了?

“沈少奶奶,之前的事,梁某和唐总都是开玩笑的,可能玩笑开的过了点,我们也知道错了,希望沈少奶奶给我们一个道歉的机会。”

“开玩笑?”薄凉笑了,“那你们开玩笑的方式还挺特别。”

“这……”

“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别的,我没话可说,”然后,她一顿,“对了,我明天到事务所去把我的东西拿回来,顺便把辞职手续办一下,希望梁先生明天能行个方便。”

那边还有她一些学习资料,她放在那一直没取回来,现在既然他既然主动撤诉,又知道了沈慕檐的身份,估计不会再动她,她也就放心的回去一趟了。

再者,她想快点把辞职手续给办好,她这段时间闲得快要霉了,她想快点到竟盛入职,找点事做。

“会的会的,东西我已经叫人帮您收拾好了,您尽管过来取便是。”

薄凉没有再说话,直接挂了电话,皱眉道:“他们是怎么知道你身份的?”

“并不奇怪,相反,他们才反应过来,才有点不可思议。”

“也是。”

他们兄弟两和建筑业还有沈慎之真的都挺像的,梁律师和唐英他们都见过简芷颜他们,竟然一直都没反应过来,是他们对他作为一名科研人员太放心了,还是太瞧不起她了?

“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他明天还要上班,她不想他跑来跑去的,“他们现在不敢动我的,你不用担心。”

沈慕檐皱眉,薄凉叹气,“以后我总需要有一个人的时候,难道我能时时刻刻的跟你待在一块啊?”

“你小心点。”

就担心会有意外。

见他妥协,她笑得眼眸弯弯,“好!”

第二天,两人吃了早餐后,薄凉自己开车,去了事务所。

她刚下车,就看到梁律师已经在这边等着她了,见到她,笑容可掬的上前,“沈少奶奶,您到了,里面请——”

薄凉皱眉,“梁先生还是叫我薄小姐吧。”

“是,薄小姐,里面请。”

他这副作态,薄凉还真看不下去,“我自己进去就行,梁先生不用跟着我。”

梁律师笑容微僵,忙笑道:“好的,如果薄小姐有什么吩咐,欢迎随时叫人通知我。”

“咦,凉凉?你回来上班了?”

梁律师刚走,严莉静和陈燕她们也到公司了。

“不是,我来收拾点东西。”

“收拾东西?你这是辞职了?”

“嗯。”

陈燕笑:“真的啊?可你辞职了,梁律师那边怎么交代啊?梁律师允许你辞职吗?”

李芳也问:“还是说,凉凉你已经筹够了违约金了?”

严莉静摆手,“肯定是筹够了啊,我们凉凉长这么漂亮,难倒还能被一笔小小的毁约金难倒不成?”

“好几百万呢,还小小一笔钱啊?”李芳狐疑:“凉凉,你老公不是个小小的科研人员吗?哪来这么多钱啊?”

严莉静掩嘴笑,眼神鄙视,却也充满了妒忌,“那沈先生没钱,别的男人有啊,是吧凉凉?”

“啊?别的男人?凉凉,你……你和沈先生离婚啦?”李芳一脸诧异。

陈燕哈哈的笑了一声,“要别的男人的钱,不一定得是和自己的男人离婚的嘛,小芳,你啊,就是没人家这个本事,自然也不会明白漂亮的女人的人生到底有多精彩了。”

她们仨一唱一和的,都来酸她,薄凉早就听腻了,自然不会放心上,她东西也收拾得差不多了,才想起她准备的辞职信还没交给梁律师。

怎么说都是要走一个过程的。

她放下手上的东西,一言不的从包包里掏出她早就准备好的辞职信,去找梁律师了。

其他人三人唱了半天的独角戏,心里本来对早就妒忌得狂,她又这般高傲的态度,直接激怒了她们。

“哼,神气什么?不就仗着自己现在漂亮点,年轻点吗?再过两年,等她被男人玩腻了,人老珠黄了,我看她还怎么神气,还有没有男人为她神魂颠倒!”

想起自己近来的金主,都是些不入流的货色,再和薄凉一对比,严莉静就妒忌。

想当年,她也不比薄凉差,可她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才落得年近三十了,还要过这般的苦日子!

“就是,凭她这样人尽可夫,能嫁到沈先生那样样貌的男人,已经是走了狗屎运了,她竟然还给人家戴绿帽子,真不要脸!”

越说越气,李芳经过的时候,‘不小心’的把薄凉收拾好的东西碰到了地面上,见到了一本类似学习资料的东西,她一愣,捡起来翻了翻。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