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

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扑进林云的怀里,立刻哭了起来。

“呜呜呜,云师兄,这几天去哪里了,雨若可想了。他们……他们说去洛家做女婿,不要我们了!”

小丫头哭的很伤心,看来自己的不告而别,确实很过分。

这丫头天真烂漫,许多人情世故都未经历,心性单纯的像是蔚蓝色海水。

林云神色柔和,摸着她的头笑道:“好啦,别哭了,都这么大了,哭鼻子可不好。”

“不,云师兄先答应雨若,不走,说不走,我在不哭!”

小雨若抱住林云,不依不饶的说道。

“不走,不走。”

林云答应后,小丫头立刻破涕为笑。

“这几天都经历了什么……好重的杀气!”

叶梓菱领着冯章、刘青严等人走了过来,在几人身后还有好些浮云剑宗的长老随行。

花仙子的芳香时光

靠近之后,她眉头微皱,打量着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

“一言难尽,等此间事了,我与说。不过我倒是想知道,是谁说我要去洛家做女婿了!”

林云双眼微眯,面露笑意,打量着叶梓菱身后几人。

“不是我。”

冯章连忙摇头,刘青严笑了笑道:“也不是我。”

江离尘神色游离,面露尴尬之色,不敢看林云的目光。

“是大师兄说的,他说看见洛花进入汀风居了,还说是大神,看不起我们浮云剑宗,没拿我们当朋友!”他想蒙混过关,小雨若却是直性子,立刻指着他说道。

江离尘瞬间绷红了脸,不知所措,这林云的突然出现。

确实让他措手不及,实在想不清楚,对方明明都和洛花一起走了,为何还会突然出现。

“我……没有……我,我只是随口一说。”江离尘低着头,小声道:“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可真无聊。”

林云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会。

江离尘见林云没有追究,算是松了口气,立刻闭嘴不言。

一行人继续朝苍玄城走去,林云的到来,让队伍的气氛活跃了不少,言谈间脸上都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不过林云还是敏锐的注意到,几人眉间都有愁绪萦绕,除却叶梓菱外斗志都显得不怎么高。

“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吗?们好像有点迟到了……”

林云其实没想到真能等到他们,想着再等一会,就直接进城与他们汇合了。

叶梓菱轻声道:“路上碰到了点麻烦,和悬王殿的人打了个照面,楚天昊的悬王诀已修炼到了最高层次。”

悬王诀还是相当厉害的,林云以葬花公子的身份,与悬王殿的人打过交道。

这门功法,若是修炼到最高境界,以楚天昊的天赋说不定可以冲到星君榜八千名了。

“但他不是最大的麻烦,这次苍玄府排位战中,最厉害的人是夏侯绝。我早就听说他了,星君榜上排名前三千的存在,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是血月洞天的人!”

叶梓菱轻声叹了口气,这个消息,对她的打击还是相当之大的。

“所以,林师弟来不来,这次排位战的结果都没有啥区别。冠军是没法想了,能争取前三,让浮云剑宗有立足之地就相当不错了。”

江离尘看了眼林云,顿了顿,方才说道:“而且只有星河境吧,境界太低,纵使七花聚顶也会吃亏很大。”

“不试试看,谁知道呢?”

林云笑了笑,并未多言。

江离尘嗤笑道:“星君榜前三千,那就意味着夏侯绝肯定是半步神丹境的修为,可以跨境界斩杀小神丹尊者。没有经历过,不知道这个排名意味着什么……”

其他人保持沉默,少见的没有反驳江离尘。

叶梓菱瞪了江离尘一眼,冷冷的道:“全力一战,不留遗憾便好,说这些丧气话可没什么用。”

……

在苍玄城主城中央,有一座极为恢弘的广场,在这广场上此刻弥漫着沸腾不息的人生。

数不清的看台,环绕四方,远远看去极为壮观。

当林云等人赶来时,四方已是人山人海,时不时有破空声响起,落在观战席中。

看上去倒是热闹的紧,对苍玄府的武者来说,这也算是极为少见的盛事了。

只是林云刚刚参加过名剑大会,那等场面可比眼前大上太多,内心深处并没有泛起丝毫波澜。

“苍玄府境内的所有势力,都可以参加排位战,甚至个人都可以参与比试。只是真正的重头戏,还是得到府主承认的几方势力,这次一共有六大势力。除了浮云剑宗,悬王殿,青雷寺和千鹤楼以外。苍玄魔域的天星阁和血月洞天也来凑热闹了……都是来打圣剑峰的主意的。”

林云等人朝着浮云剑宗所在的席位走去,边走边聊,叶梓菱与他讲解着苍玄府排位战的规则。

其实就算这些人,靠排位战抢下了圣剑峰的拥有权,用处也不会真的很大。

等一年期满,林云会将浮云剑诀和浮云十三剑,全都留在浮云剑宗。即便失去了圣剑峰,浮云剑宗,也终究会有重新崛起的一天。

哗!

就在此时,不远处同样行色匆匆走来一群,为首者正是楚天昊。除此之外,千雷殿和青雷寺的人,也都聚集在他身边,这三家倒是走的相当近。

天星阁中,林云见过这人一眼,并没有太多印象。眼下再度见到,眼眸中却是闪过抹诧异之色,这楚天昊似乎有了脱胎换骨的迹象。

他身上的气息,明显比之前在天星阁中要强上好几倍,悬王诀难不成另有秘密?

“那就是楚天昊,苍玄府年轻辈第一人,之前一直都是他牢牢霸占。另外两人分别是青雷寺的玄封,还有千鹤楼的沈东流,这几人都非泛泛之辈,为了这苍玄府排位战准备了很长时间。”

叶梓菱在林云身边,小声介绍道。

林云神色平静,眼中却并未有多少小瞧之色,虽说名剑大会,他甚至连公孙炎这等妖孽都击败过。

可那是将修为限定在天魄的前提,若没有规则限定,他可能在公孙炎等人面前一招都撑不住。

如今晋升星君,修为飙升到星河之境,可终究比不上那些星相境巅峰的妖孽。

苍玄府再小,也都是有些翘楚存在的。

林云收回视线,光是楚天昊就让他有些忌惮,或者苍玄府排位战真的给他些惊喜。

落座后的楚天昊,目光在林云身上扫了眼,微微皱眉道:“那家伙是谁啊?”

“林云!浮云剑宗最近横空出世的妖孽。”青雷寺玄封看了眼,立刻认了出来。

“原来是他,难怪一眼看去,就觉得不凡。”

楚天昊双眼微眯,面露笑意,这小子最近可是风头颇盛,传言冲击七花聚顶成功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过就算是真的,也无伤大雅。

他根基太浅,七花聚顶在如何逆天,也没法弥补星河境与星相境巅峰的差距,何况他也是有底牌的……楚天昊淡然一笑,将视线迅速收了回来。

沈东流沉吟道:“这人潜力很可怕,不过眼下无需太过注意,这次苍玄府排位战,真正要忌惮的还是那位!”

他的话音落下,楚天昊的神色凝重了起来,血月洞天突然冒出来的那位狠人,才是真正的横空出世。

不过也不算突兀,早就有传言,苍玄魔域的血月洞天藏着位不世奇才。

只是以往都没有见过,显得极为神秘,到现在才后知后觉,原来夏侯绝便是血月洞天的奇才。

对这夏侯绝,即便是心比天高的楚天昊,眉间倨傲也是收敛了许多。

他都快要离开苍玄府了,临走前摊上这么个狠人,真的不容易。

……

“那是谁?”

林云突然发现一个熟人,正是天星阁的中年胖子,在他身边坐着个年轻人。

看上去其貌不扬,并无太多特殊的地方,可给林云的感觉似乎比楚天昊还要可怕。

“天星阁请来的狠人,我只知道他叫章河,其他一无所知。据说……他是为了葬花公子而来,相当笃定葬花公子,就在我们这些人中间。”洛花说到此处顿了下,自嘲笑道:“若葬花公子真在我们这些人中间,浮云剑宗也不用如此被动了。”

林云看了眼她的脸色,她眼中闪过抹不易察觉的落寞之色,提及葬花公子,叶梓菱内心深处是有波澜的。

枯玄海回来后,对方始终没有现身,让她心里颇为难受。

她甚至有时候在想,对方是不是为了刻意避开她,宁可洞箫都不要也不愿现身。

“说起来,那支玉箫还在手中吧?他还是没有现身对不对……”叶梓菱看向林云,突然开口道。

林云见她眼中有期待之色,沉吟道:“那支玉箫已经在葬花公子手中了。”

如此,也不算是欺骗对方,玉箫的确在葬花公子手中。

“这样子的嘛……”

叶梓菱神色黯然,看来对方是在林云离开浮云宗后现的身,与叶梓菱等人完美避开。

林云见状,不知道哪里说错,只能保持沉默。

在两人交谈时,并没有注意到,中年胖子身边的青年,目光在林云身上凝视了许久。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