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纹力场!”

   面对这强势一枪,林羽没有选择以攻对攻,而是直接施展出了灵纹力场。

   与此同时,他施展出剑域、幻神甲,三重防御之下,除非是涅盘七转的强者,否则都不可能攻破他的防御!

   轰!

   古盐的长枪狠狠搅动,然而最终,却在被剑域与灵纹力场削弱之后,落在幻神甲上,仅仅只是造成了一点微不足道的震动!

   “剑域?还有防御的秘法?”

   他的眉头顿时扬了起来,这剑域倒是不算稀奇,可那防御的秘法,竟然能够层层削弱他的攻击,倒是让他有些兴趣。

   “有意思!”

   他眼中爆发出炽热的光芒:“看来,我还不能直接杀了你!在杀你之前,起码得先把你的这防御秘法给拷问出来!”

   “我看,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林羽面色冷漠,他刚才之所以不硬抗那一枪,不是没有把握,只是想看看自己的防御能力究竟如何罢了。

   在验证过防御之后,接下来,就轮到他攻击了!

   紫色.浪漫冷色调的诱惑

   “震浑九击,第五击!”

   “毁灭!”

   他猛地一剑挥出,在二十五倍战力的增幅下,这一剑的威力,达到了一个无比恐怖的程度,让虚空疯狂震荡起来!

   “不好!”

   这一刻,除却剩余的三个涅盘六转武者之后,其余的魔族武者脸色皆是猛地大变。

   虽然这一剑,并非是朝着他们来的,但仅仅是这冲击的余波,也让他们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好一门战力增幅的手段!”

   古盐却是看也不看那些魔族武者,他的眼睛越发兴奋起来,长啸道:“小子,你竟然能增幅二十多倍的战力,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今日,无论如何,我都定然要将你擒拿下来!修罗之力,开!”

   他爆喝一声,一团紫色的氤氲气息在他周身流转荡漾,战力顿时大幅增长起来,虽然没有二十五倍那么夸张,但也有整整十八倍!

   “赤龙不灭枪!”

   他猛地一枪刺出,赤色光芒疯狂弥漫开来,犹若一**日般,散发着璀璨至极的光芒,在虚空间疯狂地扭曲着,形成了一条巨大的赤龙!

   吼!

   那赤龙咆哮一声,散发出惊人的气息,几乎凝聚成实质状态,其中还夹杂着丝丝紫气,让它更是显得威能无穷。

   它猛地一个甩尾,那巨大的龙尾,便携带着恐怖的气浪,以摧枯拉朽的气势,朝着林羽横扫而来!

   咔嚓!

   刹那间,林羽挥出的毁灭剑气,便被直接瓦解,而后,那龙尾去势不减,以更快的速度狠狠地甩向林羽。

   可以想象,若是被那龙尾甩中了,即便是以林羽的防御力,也绝对不会好受!

   “大罗御剑术!”

   面对这一枪,林羽的神色明显凝重了许多,他调动着九千柄罗睺剑,密密麻麻的罗睺剑组合在一起,叠加成一柄巨大无比的巨剑。

   那巨剑足有数百米长,散发着强烈的威能,光是悬浮在半空当中,那凌厉的气息便几乎要凝聚成实质,让人望而生畏。

   “去!”

   他伸手一指,那九千柄罗睺剑组成的巨剑,便呼啸着激射而出,与那赤龙狠狠地交撞在了一起!

   嗤啦!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巨剑与赤龙便发生了无数次的碰撞,每一次激撞,都激起一阵火光电芒,那电芒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顿时劈出一个个焦黑的大洞!

   这种剧烈的碰撞,一直维持了将近十个呼吸的时间,终于,那赤龙被巨剑狠狠地撕裂开来,但与此同时,那巨剑也崩裂,倒卷了回来!

   “剑光一线!”

   趁着这个机会,林羽却是猛地一步跨出,身形瞬间出现在那古盐上方,手中太玄剑浮现而出,当空一剑,便是斩落下来!

   咻!

   一道绚烂的剑光爆发,当这一剑挥出的时候,古盐眼中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整个天地间,只剩下这极尽璀璨的一剑!

   “不好!”

   他浑身一个激灵,这一剑,实在是太恐怖了,恐怖到甚至出乎了他的意料!

   “紫星铠甲!”

   他下意识地大喝一声,缕缕紫气在他身上弥漫,迅速形成一道紫色的铠甲,将林羽这一剑给挡了下来,但与此同时,这紫色的铠甲,竟是浮现出了一道裂痕!

   “怎么可能!”

   这一幕,让他更是心神骇然。

   要知道,他这紫星铠甲,可是他父亲赠予他的宝物,同阶的武者,根本不可能破解它的防御,可面对林羽这一剑,竟然出现了裂痕!

   “死吧!”

   林羽却没有理会他那惊骇的神色,连续几剑挥出,每一剑,都是施展了最强实力,数道凌厉的剑气同时迸发,朝着那古盐狠狠斩去!

   轰!轰!轰!

   第一剑,古盐那紫色铠甲上的裂痕越来越多,第二剑,他那紫色铠甲直接破碎开来,而第三剑,他的心脏,便直接被这一剑给贯穿!

   “古盐死了!”

   “完了!这下完了!”

   这一幕,让周围的魔族武者各个面色大变。

   古盐,那可是古痴魔王的亲子,虽然古痴魔王,有着整整五十六个孩子,可这古盐,却是古痴最为宠爱的孩子之一!

   可想而知,古痴一旦知道了这个消息,必然会大发雷霆,而他们几个,因为保护不力,也是必死无疑,甚至连他们的家族都要遭难!

   “跟他拼了!”

   想到这里,这些魔族武者都是红了眼,既然无论如何都死定了,那索性跟这个人类拼了,省的连累家族!

   ……

   与此同时。

   在冥魔战场的最深处,魔族的大本营内。

   一间幽深的大殿内,浓郁的魔气几乎凝聚成实质,不断地翻滚着,犹如一个个漆黑的怪兽。

   大殿的四个角落,各自有着一具人类的尸体,尸体上,昏暗的烛火燃烧着,那灯油,赫然从那尸体当中熬炼出来的!

   “阎魔两界桥的材料,准备的怎么样了?”

   明灭不定的烛火中,映出一个魔族武者的脸庞,那魔族武者的样貌竟是无比地俊美,比起大多数的人类,还要俊美了无数倍。

   “差不多了。”

   另一名同样英俊的魔族武者淡淡道:“那帮愚蠢的人族,真以为我们大张旗鼓地进攻,是为了那一点点地盘?”

   “阎魔两界桥,那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