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郑,你放心。这一次我们可是有备而来,我们小队里面的人都是从各个队伍里面选拔出来的优秀士兵。”;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拍着旁边一个浓眉大汉的肩膀,对着旁边一个穿着笔挺军装的中年士官说道。;

   “而且这半年多的训练可都是由这位我们从龙组请来的高手亲自训练的。”;

   “获得这一次大比武的优胜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郑士官笑着点点头。;

   “那当然。项豪可是龙组地组退役下来的顶尖强者,按照他们那个什么习武世界的话来说,那啥……炼……炼……”;

   “炼气境后期。”项豪沉声说道。;

   “对,炼气境后期!之前我可是看到项同志在军区里面赤手空拳以一敌百,根本不落下风啊!”郑士官夸奖道。;

   然后他又看向另外一个人“咱们的战熊小队队长又是立过赫赫战功的前正规虎组小队队长,熊文强。这一次的军区大比武优胜绝对是我们的盘中餐了。”;

   “不过这一次大比武至关重要,我可是听说优胜的……”;

   碰碰碰;

   就在三人说笑着来到招待所楼下的时候,几个东西从天而降,落在地上。;

   白纱笼罩下的少女娇躯迷人

   都是一个个行李箱,有的行李箱直接就是耐不住高空坠落,直接就是摔了一个粉身碎骨,里面的东西部都落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突然有东西从上面掉下来啊。”;

   这一幕可是把周围路过的事情吓了一跳。;

   “熊队长,项教官。这……这好像是我们的行李吧。”郑士官瞪大眼睛,抬起头。;

   只见他们住的房间,窗门打开了,还有一些士兵正在不断的往外扔东西。;

   “喂喂,不许扔。那里面有我的电脑!”;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郑士官焦急的大喊着,但是那些士兵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而从四楼掉下来,他又不敢直接去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东西落在地上。;

   “熊队长,项教官。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郑士官哭丧着一张脸,看着地上狼藉的行礼。;

   “走,我们上去看看。”熊队长阴沉着脸,拳头已经捏紧。;

   率先走进了招待所。;

   但是当他们走进招待所的时候,就看到了旁边餐厅里面滑稽的场景。;

   有一群人正围在那里拍照,拍照的声音不绝于耳。;

   熊队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立马转过头走了过去,他推开围着的人。;

   当看到里面的场景时,他的脸相当难看。;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熊队长怒喝道。;

   自己小队的士兵,竟然脱光了衣服,只剩下一条裤衩子待在那里,好似动物园里面被围观的动物一般。;

   “队长,您可算来了。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刚才……刚才有一帮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他们仗着人多欺负我们人少,上来对我们就是一顿毒打。”;

   “还……还扒光了我们的衣服,把我们丢在这里。”;

   那些战熊小队的士兵一个个委屈的样子在那里。;

   “一群孬种,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被捆住你们不知道自己挣脱嘛!”项教官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们。;

   “教官,这不怪我们。刚才那帮人中一个年轻的人,他的手在我们的手臂上轻点了几下,我们的手臂到现在都发软,根本使不上力气。”;

   听到这话,项教官皱着眉头走上去检查士兵的手臂。;

   “这是炼气境武者施展的手法,用气封堵住血管经脉!”;

   这种手法只有对普通人才有效,要是武者只需要运功冲破就好,最长也就一分多钟。;

   “教训你们的是什么人,现在在哪里?”项教官沉声问道。;

   “他们好像说自己是什么魔狼小队的,刚才他们去我们的房间了。”;

   去他们的房间了?;

   难道说?;

   “我们走!我倒要看看,是谁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熊队长忍着怒气,顾不上坐电梯,直接就是跑上楼梯,朝着四楼去了,项教官也是紧缩其后。;

   郑士官气喘吁吁的跟上,小声嘀咕道“这叫什么事儿啊。”;

   “教官,队长。先把我们解开啊。”;

   餐厅里面传来的惨叫声越来越远。;

   当他们来到四楼的时候,这里聚集了不少人的。;

   而他们发现自己战熊小队的士兵竟然一个个鼻青脸肿的。;

   “怎么回事?你们这是怎么了?”熊队长上前询问。;

   “队长,您可算回来了。魔狼小队的人突然抢我们房间,打我们的人,还把我们的行李给扔出去了。”一个成熊猫眼的士兵走了过来。;

   “这帮人欺人太甚。”项教官忍不住了,他推开直接走了上去。;

   “等等,我们教官有命令。战熊小队的人一律不准进入这片区域!”一个魔狼士兵上前一步阻挡。;

   “屁个命令!”项教官抬起包子大的拳头就挥舞了上去。;

   魔狼士兵立刻双手护住自己的面颊。;

   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他自己倒飞出去。;

   “怎么回事?毛手毛脚的,还没有解决干净嘛。”叶浩从一间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正好看到被打倒在地的士兵。;

   他脸色一凝,看向动手的浓眉大汉。;

   “你打我的人?”;

   “你就是他们的教官吧,老子不但要打你的人,老子还要打你!”项教官身上爆发出寻常人看不见的气流。;

   武者?;

   还是炼气境?;

   叶浩嘴角勾起不屑的笑容。;

   “米粒之光。”;

   十秒钟之后。;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项教官已经和他的那些战士一样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

   他那眯着的眼睛,看着眼前捏着拳头的年轻人。;

   “你……你是炼气境!”;

   “对啊,怎么就许你是炼气境。就不许别人是啊。”叶浩轻蔑一笑。;

   他瞅了一眼项教官身后的几个人。;

   “怎么,你们也想要动手。”;

   熊队长立马退后几步。;

   项教官的实力他们可是相当清楚,当初战熊小队刚刚成立的时候,他们各个都是兵痞,眼里放不下别人。;

   但是很快就被项教官的拳头给教训服气了。可是现在,他们敬仰的项教官在眼前这个年轻小伙里面,竟然十秒钟就败下阵来了。;

   。;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