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好吧,不过如果你用那种食材来和我对决野味,我还真赢不了你诶。”

小林龙胆也被徐越的‘圣光’震慑了一下,不过回过神来之后,还是用一种无所谓的语调说到。

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她的话说出来后,还是引起了现场的一片骚乱!

之前徐越连续击败那几位十杰最强的一面已经够可怕了。

结果这里到了十杰第二席的时候,竟然连食戟都省掉了,直接表示了自己不是对手!

这是何等的强势!

“无所谓,用你提供的食材,做和你一样的菜品也是没问题的,哪怕,是你新开发的菜品都行……”

已经完将整个月天之间的厨之意志吸收之后,徐越丝毫不惧正面对抗。

整个月天之间的融合厨意,历代十杰的对战氛围,甚至直接沟通整个世界意志的共鸣。

这种加成之下,就算是‘正常’对决又如何?

哪怕是诚一郎在这里,徐越都敢同他刚上一波!

超短连衣裙清纯美女唯美摄影图片

“由我来么……”

小林龙胆对于徐越所说出的话也似乎是感到了相当的意外。

自己既然答应了食戟,那就算他用上那一种食材,自己也会上的咯,大不了就是输了任由他为所欲为了。

但放着容易到手的胜利不要,对方却是想要正面上。

这……

似乎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既然如此……

5-0

不管是外形还是香味都是一模一样的两份菜品摆在了评委面前,但结果却完超乎了小林龙胆的想象。

这一道菜品,这是这段时间学园祭品尝了大量店铺后自己灵光闪现开发出来的新菜品。

才刚刚成型,自己都还未曾正式做过的!

然而对方竟然完与自己采取了一模一样的操作,完美的将这一份菜品复刻了出来。

甚至连完成的速度都是与自己不分先后!

最关键的是。

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复刻,而是从根本上直接升华击败了自己。

完善了自己这道菜品当中的所有缺陷!

在小林龙胆不甘心的自己吃下了徐越的那一块野猪肉后,抗性相当高的她也毫无悬念的直接暴衣酸软了下去。

那一股绝对支配,绝对操控味觉的意志是怎么回事。

好像只要吃下了这一份菜品,自己的一切言行举止,自己的五感都会被对方完操控一般。

他想要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要做什么,犹如手中的提线木偶一样。

但这种感觉,这种味道,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

久我照纪站在一边程都是处于目瞪狗呆样。

之前自己输掉了,心中都还有一些不甘心的,就和输给了司一样,明明差距这么大,但他依然还想要继续挑战。

但接下来,他就见证到了什么叫做血虐。

连续的5-0出现,完无人可以阻挡其锋芒。

一路平推,摧枯拉朽!

简直是人肉推土机一般。

更夸张的是,对方竟然都是以其他人最擅长的一面来对战,这种硬刚的姿态更是深深的刺激到了久我照纪,好像浑身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最后那完使用和小林龙胆一样的菜品,依然还是5-0的胜利更是无法理解,也看不懂。

不单单是他,场所有人此时都是一片沸腾与震惊的状态。

连续四场十杰战的5-0,还有最后那完看不懂的‘复制’菜品。

哪怕在前面几次连续胜利后,所有观众也都能够接受对方还在第二席之上的实力了。

可这种同种菜品直接击溃,还是有些超乎了想想。

一年级有个家伙以前做到过这一点,但双方真正对比起来,却是差距太大了!

刚刚评选时第二席可是说了,这是她灵光一闪的菜品,不可能存在事先踩点复制的!

这是……

完靠着现场来的吗……

唯独极星宿舍的这些家伙,对于徐越的天赋与能力有着相当的体会。

幸平创真更是来到了久我照纪面前

“我说过你不是他的对手吧,学长,对于越来说,只要看过一次的菜品烹饪过程就能够现场学会,称之为‘神之眼’都不为过。”

“什么?!神之眼?!”

久我照纪惊诧的直接大声喊了出来,让附近的一些观众也听到了,随后一传十十传百的传递了出去。

“听到了吗,是神之眼诶。”

“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不对,前段时间倒是有一些关于他的传闻,整个美食界都在流传着他。”

“只是时间还比较短,都是把他当做第二条‘神之舌’所有人而已。”

“但没想到还有所谓的‘神之眼’吗。”

“……”

看到久我照纪的反应,听到了四周嗡嗡的声音,幸平创真似乎是叹了口气,语气有些缅怀也有些复杂

“学长,你知道吗,他第一次使用‘神之眼’的能力,还在不到半年前,而且学习的菜品,就是我的。”

“你、你说什么,他半年前掌握的‘神之眼’吗。”

久我照纪隐约有点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用一种相对来说较为能够理解的可能说出。

“不,应该说他是半年前才接触的厨艺,而且最开始,他哪怕能够模仿,也就只有七八分火候而已,到了合宿的时候就能够利用辛香料等手段达到甚至超越被模仿的对手了,而现在……”

“……他甚至都不需要这些特殊手段,纯粹的比拼就能够战而胜之了,你说,之前在红叶狩大会上,我说的有没有过分呢?”

幸平创真的表情又变成了那种贱贱的Q版,可以说感受最为直观,也是压力最大的一人,只是一直以来他的热血主角性格使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但现在,当那一位已经位于顶点之时,却也是忍不住了找人倾诉的欲望,没理由就我一个人抗压……

而整个会场,此时已经响起了狂热的‘徐越’以及‘神之眼’的回荡之声……

……

“蓟!我应该说过不允许你再使用薙切这个姓氏,也不允许你再踏入远月学园一步!”

薙切仙左卫门从车上下来,看到那来到了绘里奈店门口的薙切蓟满脸都是严肃与愤怒之色。

薙切蓟看着薙切仙左卫门,那阴柔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笑容

“没想到你已经这么老了,所以,这个学校才会一直这么的腐朽啊。”

“我记得在远月,十杰评议会拥有着等同于总帅的权利,并且只要拥有着超过半数的投票表决,甚至能够罢免总帅。”

薙切仙左卫门闻言后心头不由泛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但还未等他开口薙切蓟便是继续说道

“当然了,历代总帅都是出自薙切家就是,而这里,有着一份十杰评议会的通过议案,很遗憾的通知您,您已经被罢免了……”

薙切蓟向薙切仙左卫门出具了一张罢免他的决议书。

历代总帅,都是由薙切家选出来的,而现在,就只剩下自己和自己的女儿了,以自己对她的掌控这总帅的位置自然而然的就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自己,要成为改革者!推翻这腐朽的制度!

“蓟大人,总帅任命通知也已经来了。”

睿山枝津也从不远处小跑了过来,拿出了另外一份任命决议。

虽然他已经被剔除远月十杰的席位,但毕竟实力与资本带来的身份地位还是摆在这里的。

“很好,等到把那些不听话的家伙剔除,必然还会有你的一个位置……”

薙切蓟满意的看着睿山枝津也,这个人很符合自己的口味,虽然烹饪实力低了点,但不会像传统厨师那么的死板。

接下来就宣布

“……新一任的远月总帅为……”

“薙切……越……”

_____

两更~要不是这段时间苟的好,今天就可能断更破金身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