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月在叶浩的怀中张开双臂,仿佛自己就是一只小鸟一般。;

许久之后,宋小月看向叶浩,还有叶浩身后不断煽动的翅膀。;

“你这样子一直下去不会累吗?”;

进入血族体质,的确会有一些消耗。;

不过叶浩现在是中等仙境,再加上体内的群山图,这些消耗不是很大。;

“这样子的状态,我差不多可以保持飞两天。”叶浩答道。;

听到叶浩这话,宋小月放下了担心,彻彻底底陷入这种翱翔在蓝天中的感觉。;

“想不想要尝试自己飞?”看着兴奋的宋小月,叶浩开口道。;

“我自己飞?”宋小月还没有说出口,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落空了,叶浩出现在自己的上方,下一刻她的身子开始快速下坠。;

“啊啊啊啊……”宋小月刚开始还有些慌乱,不过很快她就掌握了在空中掌握平衡的技巧。;

而她的身子好似一只俯冲的小鸟一般,在天空中滑过一道轨迹。;

在宋小月自由落体五分钟之后,她的身子被后发先至的叶浩再一次抱住。;

秀美蓓蓓温婉的古风韵

“怎么样,好玩嘛。”叶浩笑着看着宋小月。;

“好玩,好玩。我还想要再来一次!”宋小月完卸下了以前自己乖乖女的标签,她双目中带着兴奋。;

“那我们这一次去地中海那边玩。”叶浩也完放开了,既然要玩,那干脆让宋小月玩的开心点。;

……;

九月十五日。;

金色大厅,黄金九月演奏会最重要的月中表演。;

虽然前后那二十多天的演奏会也很重要,但是今晚来观赏的人数,比起之前要多的多,可以说是座无虚席。;

并且观众的档次也是最顶级的。;

在这里,没有喧闹的记者,没有闪人眼的摄像头。;

这是黄金九月演奏会的规定,不准有任何影响到氛围的东西出现,一切一切都要为了艺术表演。;

这一场表演是从晚上八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十一点,三个小时。;

前前后后会有十余个节目。;

节目的形式各种各样,有钢琴独奏,有乐队表演,有美声演唱。;

在七点半的时候,金色大厅已经坐满了人,在那里静静的等候。;

表演者在台下也有专门的位置。;

很不巧的是,宁雅雯等人的位置,正好就在白惜萍等人位置的旁边。;

这可谓是冤家路窄啊。;

“没有想到你们还真来了。”白惜萍冷冷的看着宁雅雯。;

宁雅雯没有说话,心里还在不断重复着演奏的曲目。;

在宁雅雯和白惜萍的手中有一张纸,那是金色大厅幕后工作人员发放的,是他们表演的循序。;

不巧的是,宁雅雯她们表演的场次正好是在白惜萍她们的前面。;

“哎呀,你们在我们前面,你们这运气也太不好了吧。那些观众听完你们的演奏,然后再听我们的演奏,他们一定会感觉到你们的演奏如同糟糠一般。;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鲜花总是需要一些绿叶来衬托的。”白惜萍好似炫耀般的话语中其实带着嫉妒。;

昨天她去找了自己的那个姘头,追问对方,为什么宁雅雯的名额还在。;

对方告诉她,这是上面最高负责人安排的事情,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最高负责人?;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宁雅雯她动用的力量比自己还要强大。;

但是这怎么能让白惜萍死心,谁都可以比她白惜萍强,但是唯独你宁雅雯不行。;

今晚,我就要在你最骄傲的地方战胜你!;

白惜萍按摩着自己手指,幻想着自己的钢琴曲可以让宁雅雯甘拜下风,可以在这音乐殿堂一般扬名立万!;

对于白惜萍的嘀咕,宁雅雯完没有听见。;

比起白惜萍内心那么多的想法,她宁雅雯想的很简单,就是完美的完成这一场表演,不要在自己的音乐生涯中留下任何的遗憾。;

很快时间到了八点,一对分别穿着笔挺西装,性感晚裙的主持人走上了舞台,读着开场白。;

这对主持人非常的专业,他们非常清楚这场晚宴的主角是什么,所以很快他们就结束了自己的讲话,开始请第一个表演团队上台。;

那是一个美声合唱团,配合一个乐队。;

整个金色大厅都安静了下来,之后能听到的只有歌声,还有乐器的声音。;

一个表演结束,很快主持人就宣布了下一个表演。;

钢琴独奏。;

这是一位当代著名的钢琴大师,曼妙的音符在他的指尖流出。;

叶浩和宋小月坐在一个小房间里面欣赏着这一切,而蕾雅就在隔壁的房间。;

“真的不去跟雅雯姐他们说说嘛?很快就要轮到他们上台表演了。”叶浩看着旁边的宋小月问道。;

宋小月摇摇头,自信的说道“宁老师,是我最佩服的演奏家,她的表演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我们只需要在表演结束之后,为他们献上庆祝的掌声就可以。”;

叶浩微微一笑,宁雅雯的演奏技巧虽然不说是顶尖,但是却是出类拔萃的。;

很快,演奏会就来到了中旬。;

而这时,叶浩注意带了表演者的座位区那边有了一些异常,而异常的中心正是宁雅雯她们。;

宁雅雯和自己的同伴正在说着什么,看着那皱起的眉头,估计是出什么事情了。;

“雅雯姐那边出事了。”叶浩起身。;

“什么?”;

宋小月一惊,随后两人离开房间,朝着表演者的座位区走去。;

按理说,演奏者所在的区域,寻常人是不准进入的,但是叶浩是谁?根本没有人阻拦。;

“发生什么事情了?”叶浩来到脸色焦虑的宁雅雯面前。;

“宁老师,怎么了?”宋小月担心的问道。;

“我们一个同伴他突然上吐下泻,现在还在厕所里面没有出来。而且估计就算出来了,那状态也上不了台。”宁雅雯轻咬嘴唇。;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重要的事情竟然出现这样的问题。;

“还亏你们是演奏者,一点专业知识都不懂,在表演之前难道不知道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嘛?”一旁的白惜萍冷嘲热讽的说道。;

“我们说话,无关的人被插嘴。”宋小月此刻也在为老师着急,这个时候还有人说风凉话,她直接顶了回去。;

“哼。”白惜萍这时候出奇的没有反驳,默默的坐在那里欣赏着表演,不过她拿出了手机发送了一条短信。;

“没有其他人可以顶替了嘛?”叶浩问道。;

一旁的潘翠摇摇头,额头上都会汗水“来不及了,虽然我在欧洲有一些认识的同行。可是现在距离我们表演只有十分钟了,这哪有时间找人救场。;

而且老张还是负责最重要的长萧。”;

宁雅雯捏紧拳头,最后她看向了叶浩“叶浩,你帮我一下,救个场!”;

。;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