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不能出现?”

看到那名老妪,苍衍的面色也沉了下来,冷冷回应道。

这正是先前与他交战的那名老妪,不过此刻,她的伤势已经完恢复了,那乌金长鞭也是被修复了,完好无损,看不出有丝毫破损的痕迹。

在她身旁,那墨甲男子也恢复了巅峰状态,双眸冷冷的凝视着众人,丝毫没有掩饰身上的杀意。

此外,还有一名身穿赤红战衣,手持暗红战矛的男子,他浑身气息如熔炉,炽热无比,比老妪与墨甲男子都要更加强大!

“跟我黑元领作对,你们还妄想得到赤峰宫内的机缘?”

此刻,老妪满脸的冷笑之色,道:“只要有我们在,今日,你们就别想进入赤峰宫了,其中的一切机缘传承,都注定都与你们无关!”

“你太霸道了!”

林羽身旁,血衍酒馆的一人面露怒色,道:“此处一共有六条通道,你黑元领,也不过只是占据了一条罢了,凭什么让我们进不了赤峰宫?”

“就凭你们只是北霖圣界来的土著!”

老妪冷笑不已:“区区一帮土著而已,也想染指我赤霄圣界的机缘,这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笑至极!”

“你不妨问问看,在场诸多同道,有哪位为冒着得罪我黑元领的风险,为你们这些土著让开通道?”

姐妹双伊夺两点

说话间,她便是望向了那一条散修所在的通道,目光当中带着一丝威胁。

五大领的人,显然都不会容许林羽等人与他们占据同一条通道,唯一可能做出让步的,便是那些散修,然而,老妪的这番威胁,便等若于是断绝了这一条路。

果然,在老妪开口之后,那些散修皆是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她的话语!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得的来头,原来只是从北霖圣界来的失败者!”

与此同时,有一人忽然开口了,正是那狼滕,他冷笑道:“连自己的家乡都守护不住,惶惶如丧家之犬般,还想在我赤霄圣界掀起什么风浪?”

“你!”

狼滕的话语,顿时让血衍酒馆众人皆是惊怒,双眸瞬间便是红了。

为了守护北霖圣界,血衍酒馆等众多本土修行者付出了何等惨烈的代价,不知道多少强者因此而陨落,他们为了寻觅一线希望,不惜冒着巨大的风险来到了这里。

可在对方眼里,他们却仅仅只是一帮失败者、一群丧家之犬,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唔,既然只是一群失败者,那事情就好办了。”

狼滕却是丝毫没有理会众人的怒色,他望向身旁一人,躬身道:“大人,不久前,这些北霖圣界的废物当中,有一人得到了一件半圣器,我觉得,这理应归你所有!”

“嗯?”

听到狼滕这话,那人的眼中顿时爆发出一阵精光,一件半圣器,对任何无敌道君层次的强者,都有着极大的诱惑!

“大人,狼滕所说的确实不假。”

与此同时,陈苍、拓狱等人也皆是开口了,将林羽拥有半圣器的事情告知了他们身旁的无敌道君强者。

“这些家伙,竟然都知道了!”

一时间,老妪的面色不由是阴沉了下来。

她故意阻拦林羽等人,一是的确怀恨在心,在刻意针对血衍酒馆的人,二来,也是对那剑胎有所想法,想要支开林羽等人,避免剑胎的事情暴露。

没想到,其余的诸多势力,也早就知道了这剑胎的事情,他们想要独占剑胎,显然是不可能了!

“诸位,这些土著,的确不配拥有半圣器。”

想到这里,她当即便是开口道:“我看,干脆趁着通道还未开启,我等便先将这些杂鱼都解决了,而后各凭本事,争夺那件半圣器!”

“好。”

听到这话,其余四大领的强者眸光一闪,便皆是点了点头,而后悄悄移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是封锁了林羽等人逃窜的方向。

“这些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

“他们这是将我们当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们宰割!”

这一幕,让血衍酒馆的众人脸色都是极其难看,五大领的这些人,不仅是要阻止他们进入赤峰宫,如今竟然还想将他们都斩杀!

“既然如此,那便战吧!”

林羽与苍衍两人对视一眼,事到如今,他们再妥协、退让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只会让对方更加轻视,眼下,也唯有一战而已!

“先斩了你!”

下一刻,林羽的身形如闪电般暴掠而出,他毫不犹豫的便动用了元神印记,不过是瞬息间,便已经出现在那狼滕的面前。

先前,为了尽快赶往赤峰山,他并没有对这狼滕下杀手,可就在刚才,这狼滕却是第一个跳出来,将他拥有半圣器的事情公开,从而导致他们被各方针对。

既然决定了要进行反击,那这狼滕,自然便必须要灭杀!

咻!

一道凌厉的剑光爆发,那速度快到了极致,瞬间便是斩向了狼滕,刹那间,狼滕浑身的汗毛炸立了起来,头皮一阵发麻!

“不好!”

他大叫一声,当即便想要爆退开来,然而,那剑光已经是落了下来,在他惊骇无比的目光下,直接将他整个人腰斩!

要知道,在施展元神印记的情况下,林羽如今的战力足以媲美无敌道君强者,再加上半圣器的威能,一剑斩杀狼滕,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找死!”

直到这个时候,狼滕附近的一名无敌道君强者才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怒吼一声,便是直接杀向了林羽。

然而,就在他身形刚刚扑出的同时,林羽便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杀!”

下一刻,苍衍骤然便是动手了,他身形逆冲而起,携带着浩荡的气息,转眼便是出现在了那老妪面前,拳芒爆发,轰杀向了对方。

与此同时,林羽的身形也浮现在老妪面前,他面色冷漠,毫不犹豫的便是一剑斩下。

斩杀狼滕,不过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林羽与苍衍的真正目标,其实便是这老妪!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