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上。

“你到了吗?”

简芷颜的车子在民政局门口停了下来,问电话那边的殷长渊。

“嗯,刚到。”

简芷颜刚下车,就看到在民政局外面等着她的殷长渊。

简芷颜忙过去:“证件都带齐了吗?”

“嗯。”

“离婚协议书之前我已经叫律师拟好了,我们找个地方把名字先签上吧。”

“好。”

简芷颜舒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民政局,她的心里忽然有种别样的复杂的感受。

殷长渊以为她舍不得,顿了脚步:“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简芷颜坚定的摇头,“完没这个必要了。”

嘴边美人痣清纯少女周末愉悦生活照

“既然这样,那我们进去吧。”

“嗯。”

“昨天晚上没休息好?”

殷长渊的视线落在她的眼袋上。

“嗯。”昨晚,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想到今天能将她和沈慎之的关系做个了结,她的心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殷长渊低头凝视着她,还是忍不住再问:“真的不考虑一下了?你其实心里还是——”

“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只是,想到最近生的事,未免有些感慨而已。”

殷长渊点头,“你既然想清楚了,就好。”

“嗯。”

“你们进去里面干什么?”

两人话音刚落,有人就从侧边的停车场里走了出来。

简芷颜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扭头,见到沈慎之后,后退了两步,“沈慎之,你——”

他怎么会知道她和殷长渊到这边来的?

看到他,简芷颜忽然觉得,她期待了一整天的心,怕是要落空了。

“芷芷,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简芷颜咬牙,还没回答,殷长渊便脸色淡淡的对上沈慎之:“我们来办离婚手续,有问题吗?”

简芷颜一愣,她本来还想掩饰一下,怎知他竟然比她快了一步。

沈慎之眯眸:“离婚?”

“是啊,我们都觉得我们分开会比在一起更好,所以来办离婚手续,沈先生觉得有问题?”

殷长渊说着,伸手握住了简芷颜的小手,“不过我想,就算不离婚也可以的,我和小颜正好可以慢慢的培养感情,或许……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对呢。”

他才握上简芷颜的小手,沈慎之眼眸一眯,快的将简芷颜拉了过来,揽在怀中,殷长渊立即伸手来抢:“沈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抢我的妻子?”

沈慎之拉着简芷颜往后,随而冷笑,“看来你是想打官司了?”

沈慎之说到官司指的是身份证归属权的事,殷长渊自然明白:“好啊,我随时奉陪,不过……在法官宣判之前,小颜还是我殷长渊的妻子!这一点……我想沈先生应该明白才是。”

简芷颜觉得殷长渊的话说得非常对,不管这个身份证以后属于谁,可现在这个身份证必然是属于殷长渊无疑。

她用力推着沈慎之,“就是,那我和长渊的婚姻关你什么事?”

沈慎之揽着她腰肢的手就像是铁牢一样,她怎么挣扎就是挣不开,“你放开我。”

沈慎之不放开,她心急了,俯身狠狠的用力咬了沈慎之的手臂一口。

沈慎之眼眸一暗,可没有放开,在简芷颜觉得没意思,放开了他之后,他忽然放了手,眼眸暗沉的看着她:“看来,你是真的很想和我离婚。”

她忙退出了他的怀抱,冷冷的说:“你现在才知道?”

她掀起眼睑看他,叹气,语气颇为诚恳的说:“你既然知道我所想,那你就当是成我?放过我们俩人,跟我进去办离婚手续,日后我们当时互不相欠,如何?”

沈慎之淡笑了下,可眼底却异常冰凉,毫无笑意。

他眼神异常的坚定:“不如何,也不可能。”

“你——”简芷颜转身拉上殷长渊,“长渊,我们进去吧。”

殷长渊看了眼沈慎之,和简芷颜一起往里面走,沈慎之看着竟然也没有阻止,简芷颜和殷长渊两人都颇为惊讶,心里都觉得沈慎之要是真的放过了简芷颜这一点不太现实,不由得忐忑起来。

简芷颜也紧紧的揪着殷长渊的衣袖,很是紧张,她笑了下,自我安慰的低声说:“或许……他是改变主意了呢?”

殷长渊正要说不可能时,他们就听到了沈慎之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不怕打官司,那你们就知道简将军也不怕打官司了?”

简芷颜骤然顿住了脚步,扭头回来,怒目而视:“沈慎之,你这是什么意思?”

“芷芷,我们的结婚证是怎么来的你应该清楚。”

简芷颜一愣,沈慎之又说:“这件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如果真的上了法庭,到时候有些看简家不顺眼的人趁机推波助澜一把,那简将军和简省长的事,就不会只是这件事这么简单的了。”

简芷颜被气红了眼睛:“沈慎之,你在威胁我!你还在威胁我!”

沈慎之沉静的走上前,伸手将她从殷长渊的身边拉了过来,揽入了怀中,低头温柔的亲着她的端,“芷芷,你知道我并不喜欢威胁你的感觉,我也不想威胁你的。”

言下之意是,都是被她逼的!

简芷颜愤怒不已,怒极反笑,一把将他推开,将这段时间的憋屈都化作动力,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沈慎之脸上!

沈慎之白皙的俊脸上赫然多出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你而别碰我,我觉得恶心!”

“夫人——”

在一边站着的严胥吓了一跳,看着默默挨了简芷颜一巴掌又默不作声垂着眼眸,旁人无法看清他表情的沈慎之,眼底也是颇感复杂。

简芷颜抓狂的揪着自己的头,痛苦的大吼:“别叫我夫人!我不是你们的夫人!”

严胥一愣,忽然说不出话来。

“小颜……”殷长渊完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了,他没想到简芷颜竟然会反应这么大的。

他到现在才明白简芷颜到底有多想和沈慎之离婚,也才明白,她和沈慎之之间的事,早就已经不是他以为的爱或者不爱这么简单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