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

萧尘心里面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往四周看了看,只见草木阴森,怪石嶙峋,也不知这里是哪,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绝对不会是幻境了,必须要想办法和众人会合。

他从衣袖里取出一枚玉笺,然而玉笺已是黯然无光,这是众人之间的传讯玉笺,可现在,已经失去了作用。

慢慢的,天上升起一轮月亮,月光照在身上,又冰又冷,萧尘将玉笺收起,往前走了几步,忽然间又停了下来,他想到了一件事情,这里既然不是心魔幻境,自己能够进来,那么其他人也一定能够进得来……

此时此刻,他脸上神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之前情况太过混乱,但他也记得,似乎不化骨一直在他的后面。

“糟糕……”

萧尘脸色微微一变,这一刹那,再不停留,瞬间化作一道疾影往前遁去了,现在他要么找一处地方,将之前那异蛟的蛟魂炼化,要么找到其他人,和众人会合,否则一旦遇上不化骨,几乎没有胜算的可能。

到深夜时,他才找到一座隐蔽的山洞,立刻进入洞中,隔空取来一座巨石将洞口封住后,这才盘膝坐下,开始运功,倒不是要炼化异蛟的蛟魂,而是之前被卷入空间裂痕,现在他需要恢复一下。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外面月明星稀,忽然一阵阴风透过洞口的大石吹了进来,萧尘立刻睁开眼睛,神识一瞬间探出百里,百里之内不见不化骨的身影,但是隐隐约约,他感觉对方已经身在这里面了。

一个化神修者有多么恐怖,绝不是前些日穿越魔栖之地时他看见的那样,即便他如今已经臻入合道之境,已经领悟不生不灭意境的第三重,但真要对付像不化骨那样的一个化神修者,几乎可说是以卵击石。

“离开此处……”

萧尘当机立断,一掌拂开洞口的巨石,往外飞了出去,瞬间便不见了踪影,每一个地方他都不能待上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必须一路不停往前走,才有可能躲过不化骨的神识。

炎热的夏天私房

即使他的神识远远超过常人,但一个化神修者的神识,也不会比他弱到哪里去,他若能感应到对方了,那么对方就一定能够感应到他。

一路疾行,到第三日时,萧尘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已不知来到何处,传讯玉笺仍无反应,附近也没有其他人的踪影,这一日到晌午的时候,他忽然感应到了一丝神识,立时心知不妙,这三日他已经足够小心翼翼了,却没想到还是让不化骨追踪到了。

当下他果断决绝,从袖中取出一张符篆,两指一凝,瞬间将符篆化为灰烬,同时身影也在一瞬间消失了。

这是他前些日就已经开始制作的“五行遁符”,正是为了防止不化骨的追杀,尽管于符篆一道,他目前还远不及鬼道人和天极塔的枯木真人,但是这段时间钻研古书,也让他略掌握了些皮毛。

半柱香后,在他之前所处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那人身形瘦削,面容冷峻,眼神更是寒冷无比,正是追踪了他三天三夜的不化骨。

“哼!”

只见不化骨冷冷一哼,似是很快就感应到了萧尘遁逃的方向,一瞬间便又追了上去。

而此时在前方,萧尘疾行如风,感应到后面不化骨追上来了,更是不敢停留,一下将速度提得更快了。

约莫半个时辰后,他来到了一座峡谷前,那峡谷下面魔息沉沉,他停下来思考一会儿,想到了阻拦不化骨的方法,将几道符篆丢入那峡谷里,隔空操控,形成一座小小的“阵法”,等不化骨经过此处时,他便能在远处以神识操控符篆,利用这峡谷里的神魔之气重创不化骨。

做好一切后,萧尘尽快离开了峡谷,但离开之时,却在此处留下了神识,只要不化骨靠近,他就能立刻感应到。

果然没过多久,不化骨便追了上来,就在此人飞跃峡谷的一瞬间,萧尘立时引动咒诀,令那底下的阵法炸开,那峡谷底下的神魔之气受到冲击,一瞬间翻涌了上来。

“糟糕!”

不化骨陡然一惊,手掌一震,将那神魔之气震退下去,然而事发突然,仍有一大片神魔之气翻涌到了他身上,不化骨更是脸色一白,连忙运转身功力,将这神魔之气震开,再一瞬间飞到了峡谷对面。

落定站稳后,望着那峡谷里不断翻涌的神魔之气,不化骨仍是脸色煞白,心有余悸,而对萧尘的必杀之意,也更重了。

此刻萧尘已经身在百里之外,感应到峡谷里的神魔之气翻涌上来后,更不做犹

(本章未完,请翻页)

豫,立刻取出一张“五行遁符”,又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臭小子,我看你有多少符……”

不化骨眼神冰冷,每次萧尘都突然从他神识中消失,他自然能够猜到对方使用了遁符,此刻话说完之后,只见他双手印诀一掐,身影也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就这样追逐了一天一夜,每次当不化骨快追上之时,萧尘便以五行遁符瞬息逃离,但是五行遁符毕竟有限,他花了很长时间,也只做出十几张而已。

而且是因为在禁域这种空间无阻的特殊地方,若是去到外面的话,到处都是禁制或者结界,就未必能够次次使用得这么顺利了。

这一天快到傍晚的时候,萧尘的五行遁符终于耗光了,后面一道疾风扫来,不化骨也终于追了上来。

“小子,这回你不逃了么……”

此刻不化骨的脸色要多阴沉有多阴沉,这一天下来,不仅萧尘有着五行遁符逃跑,而且还利用那些神魔之气算计了他不少次,若非他处处小心,恐怕此时早已经遭神魔之气浊染了。

“你杀了我,如何出去?如何向他们交代?莫非你就是与仙盟勾结的那个内鬼……”

即便此时被不化骨追了上来,萧尘依然显得十分镇定,一边与其言语周旋,一边寻思脱身之计。

“呵呵……”

不化骨冷森森一笑,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邪异可怕了:“不是我杀了你,而是我不慎坠入魔息深渊,而你却活着走了出去,从今往后你会活得好好的,没有人会知道今天发生的事,包括你那个落蝶……她会心甘情愿成为你的双修炉鼎……”

“你……”

萧尘双目一凝,这一刹那,他终于明白了,不化骨根本就不是什么想替剑玄风报仇,而是想要夺舍自己!从一开始,此人的目的就只是夺舍自己!而且,他不止是要夺舍自己,还想以自己的身份活下去。

想到此处,萧尘只感到背后寒冷不已,若是被一个化神修者追杀,他尚且能够逃过,甚至有机会化解仇怨。

但若是被一个化神修者动了夺舍的念头,那就可怕得多了,尤其是如今不化骨寿元将尽,他更是会不择手段地做出任何事情,比当初那个骆青河更要可怕……

(本章完)

Tagged